万元押金做群演 有70%的群演都上过当但维权难(2)

2017-05-31 17:09

     万元押金做群演被骗人非常多涉事单位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   应聘导演助理被骗3万余元   张映科打算回长沙,他知道被骗的3万余元要不回来了。   4月8日晚间,37岁的湖南人张映科在招聘网站上浏览发现,有一位自称执行导演-王飞正在招导演助理。   在咨询中,王飞告诉张映科,他的新戏马上就要开机,让其立刻订飞机票来北京,并说剧组会给外地来工作的人报销路费。   次日下午4点40分许,张映科来到面试通知中告知的北京唯韵国际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办公地点,西城区南滨河路23号(立恒名苑)1号楼16层1601室。工作人员告诉他,公司有专门的影视基地,这是他们公司负责招聘和接通告的地方。   张映科说,面试者是一名自称总监的女子,说我符合导演助理岗位的要求,很快就给我谈薪资的问题。   张映科的聘用合同   第一个月工资4000元,包食宿,全勤奖500,第二个月转正加全勤奖是8000元,另外还有额外的报酬。她刚说完,便拿出合同催促我,马上就要下班时间,明天一早直接去剧组,赶紧签了吧。   然后她收走我的机票,并让我给她身份证和银行卡办入职手续。女总监和张映科解释说,收走银行卡是为了报销机票和打工资。   她出门拿回一个POS机摆在张映科面前,你得先交1500块。第一个月试用期,如果你中途不干了,会给剧组带来损失。另外加上食宿费。   我正迟疑着,门外进来一个年轻人,说剧组正催人,再不签合同,剧组就不再等了,导演另外安排人。   听到此话,张映科便在pos机上输了密码,第一笔1500元随即被划走。   在剧组是要保密的,如果有人窃取我们的拍摄计划,损失就大了。为了保险起见,进剧组必须先交保密费,每个月2000元,每过一月连同工资一块返回给你。女总监继续追着张映科要钱。   我不知道卡里还有多少钱,她说给我确认下,我以为只是查询,便输入了密码。而在接下来的谈话中,他才得知第二次输入密码被女总监刷走了24000元。   张映科的借记卡账单   没想到,她以帮导演构思或者写些微电影剧本什么的理由要求我一次性签15个月,再刷六千块钱。她态度挺强硬,我想着已经刷了两万五,还有什么办法,就同意了。张映科无奈的摇头。   于是,女总监输入6000元,结果POS机显示余额不足,她重按了5900,就这样,最后的5900元也被她刷走。临走时她还说张映科欠着公司100元。   当晚,张映科被送到怀柔影视基地附近的杨宋镇上的宾馆时,他才反应过来被骗了。   一年前被曝光公司仍在继续招聘   重案组37号探员从一名曾在类似影视公司的从业者那里了解到,这类影视公司基本都是属于无赖公司,应聘者发现被骗后,有些会对相关部门投诉,但这些公司依旧我行我素,投诉者多了就换个地点或名字继续干。   去年4月29日,新京报《假北影厂收钱网招演员自称灵感来自传销》的报道中提及,北京华艺聚星影视传媒中心以北京电影厂演艺部之名对外招聘,公司称应聘者需要交500元保证金才能进剧组。   实际上,重案组37号探员发现,北影厂早在2000年就已正式并入中影集团,其名字也早改成了中国电影集团北京电影制片厂。   一年过去了,探员了解到,该公司目前仍在以同样名义、同样手段在欺骗应聘者。其官网上还在用北影传媒、北京电影制片厂、北影剧组的宣传称号,若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网页底部公司的真实名称。   4月27日,重案组37号探员拨通了北影剧组面试报名电话,接线人员自称北京电影制片厂,探员表示想面试群演一职。对方当即回复称,第二天过来。   次日上午,按照面试人员安排,记者来到锦秋家园,即该公司的原地址。屋内墙上贴满了电影海报和星导与李连杰、甄子丹的合影,工作人员称,这些都是公司参与拍摄的电影。   自称晓敏(化名)的面试人员,桌前的牌子显示其为多个影视艺术行业协会的专家成员。在询问一些基本信息后,她要求交800元的保证金,说是给探员拍摄照片和视频短片,并出示了一份审核须知合同。   在探员签名后,对方收回并未盖公章的合同。   我只带了100。探员说。   行,先收了。晓敏毫不犹豫的拿了钱,并开了收据。收款方手写为剧组筹备。探员问为何不是公司全名,她随即在收据的收款单位处手写添加北影二字。   该公司整个招聘流程、方式均与去年暗访经历相同。在去年的暗访中,探员在未缴清各类费用的情况下,被派往60公里外的怀柔南华大街找剧组报道。   探员最终被拉到密云金沟村的一个农家院。这里住着的三十多名年轻人,自称都是从不同的演艺公司应聘而来,被转手到此做群众演员。   探访多家影视传媒公司均要交钱   重案组37号探员在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上查到,当地工商部门对上述这家北影公司的三次行政处罚中,两次涉及虚假宣传,一次是擅自改变登记事项。   4月29日,辖区北太平庄工商所对该公司进行了查处,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北太平庄工商所相关负责人介绍,经调查,该公司涉及虚假宣传,对外宣称北影传媒,与公司注册名称不同,借用别人名字,为了误导应聘者。北影传媒与其没有任何关系,是自己编造的名称。将对其立案调查。该公司属于多次违法,在法律处罚程度上将使用高限度处罚。   同一时间,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以求职者的身份探访了朝阳、海淀和昌平的四家影视传媒公司,在面试环节,基本都是简单的介绍后就宣告面试通过,继而在签订合同的阶段,要求应聘者交纳证件费、食宿费等五花八门的费用,通常在800至1200元的范围内。   重案组37号探员在网络上输入演员招聘等关键词,各大招聘网站及假官网就会出现大量影视传媒公司的招聘信息,难辨真假。   在名为北京星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进行应聘时,面试人员要探员交2700元的食宿费,记者表示钱没带够。该面试人员称,若身上有贵重物品抵押,也可以保探员去剧组。   在其他三家影视公司,探员遇到了同样的情况。   上述曾在类似影视公司工作的从业者称,一般面试时,对方都会许诺比较好的薪资水平,先让应聘者交少量钱,之后会通知面试通过,再签合同,紧接着再编造一系列其他费用,直到你身无分文。   张新年律师表示,按照《劳动合同法》第九条明确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不得扣押劳动者的居民身份证和其他证件,不得要求劳动者提供担保或者以其他名义向劳动者收取财物。也就是说,凡是应聘时,需要收取任何费用的都是违法的。   追问:影视公司招聘骗局十年未歇   在网络平台搜索群演怀柔,最早的被骗记录可以追溯到2005年。如今10年过去了,招募群演等类似招聘陷阱始终明目张胆的存在着。   有报道称,在北京大概有70%的群演都受过那些骗子公司的当。但是被骗之后,应聘者的维权问题,依旧难解。   张映科已经放弃要回自己的3万余元了,他知道没戏。   为了维权,他找遍了所有能找的部门。   4月10日上午9时,张映科就到当地派出所广宁寺派出所报了案。这属于合同纠纷,最多算民事纠纷,双方只能彼此私下调解。民警告诉他,由于证据不足,无法立案。   4月11日,张映科打通了西城区劳动仲裁的电话,被告知去找东城区劳动监察部门。在东城区劳动监察大队,接待的工作人员告知,他们只管上班用工的事,这个合同纠纷不归他们管。   两天后,他又去了西城区公安局信访办,接待张映科的人让他回去找当地派出所。   张新年曾长期关注影视招聘被骗的信息,他接触过大量的被骗者,曾发起过虚假演绎宣传及诈骗公益救助项目。   他介绍,北京有上百家类似的演绎公司,或者文化传媒公司,往往打着北京电影制片厂、影视基地、演绎明星的旗号行骗。   全国各地的受害者很多,有些大老远从外地被骗来北京。我接触到的应聘者很多都面临这样的困境,发现被骗后去维权,哪个部门都说管不了,费用很难要回来,最后都是不了了之。如果去诉讼的话,钱又没有那么多。   海淀工商北太平庄工商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个行业乱象持续多年,必须由多部门联合打击。   我们会立案查处虚假宣传,登记事项经营地址有问题的也要查处,上当受骗的人要求调解,我们也会参与调解。而公安部门管涉及犯罪诈骗,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门管涉及影视招聘交费的问题。他解释道。